【QQ鱼专栏】限购挂钩社保个税政策的经济学原理

这篇原创文章是从经济学角度去看限购挂钩社保个税政策的现象,希望对于从事人力资源六大模块中薪酬福利模块的HR能够有所帮助。

01 为什么会限购?如何从经济学视角看待这个政策?

为什么会有限购?目前经济学界是存在争论的,一种看法认为限购是一种直接的介入干预市场,和通常的市场自发决定机制不同,是不同于市场决定原则的;但也有一些看法认为限购虽然是局部管制,也有经济合理性,是特定情形特定时期内的经济手段,后者是当前政策决策更多的看法。因此,我们要从制度经济学等角度分析一下公共管理的逻辑:

李稻葵教授(著名经济学家,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金融系主任,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曾有专门文章从经济学角度分析:

  • 一是在收入差距大而供给相对不足的情况下,针对必需品或消费者偏好极为不均的产品进行限购比传统价格机制更为合理,因为限购拉平了不同消费者之间的边际效用。

  • 二是限购本质上是一种局部资本管制,有利于调和资产市场自发调节机制会有过大波动的后果,避免或者缩短房地产投资从泡沫逐步形成到破裂的周期,放缓房地产市场震荡的幅度。


02 限购区分两大需求,为什么挂钩社保个税等?

从目的来说,限购本身是要区分投资投机需求和基本性使用需求,打击投资投机需求而不能误伤基本性使用需求。那么,限购用哪些条件机制去区分两者呢?

李稻葵教授引入了机制设计(mechanism design)理论来解释限购机制设计原理,机制设计说的是制度的设计者(如政府)为了达到某一目的,如社会福利的极大化,设计一个博弈。该博弈要求每一个体发出信号或进行选择,政府根据所有人的信号或选择,进行决策。

  • 购房量、已有房屋所有量——房地产限购机制中,每个有意购房者的发出信号不仅是购房量,还包括已有房屋所有量,以及其他个人信息。购房量以及已有房屋所有量是最重要的信号,超过一定数量则表明他是投资需求者。

  • 本地户籍或享受市民待遇的——本地户籍居民大概率情况下会居住在本地城市,应该考虑为基本住房需求;而且这也算是“市民待遇”。已拿到“工作居住证”的也可以归为此类。

  • 异地户籍但已长期居住的——异地户籍情况相对复杂,如果购房者已经居住在城市而且还计划在城市里继续生活,这部分人应该归结为基本住房需求。刚刚来到这个城市尚未就业纳税缴纳社保的人士,后者则有可能是投资需求者,而且投资一般是有短平快冲动的,时间拉长可以缓解冲动。这里有个度的把握:即“已经居住”如何判断?“已经居住多长时间”可以作为条件?

由于投资收益大,因而应该尽量选用比较严格的判断条件,以避免随意突破制度。例如,理论上来说证明“已经居住”时间是可以通过租房合同、单位工作证明等来验证,但这些证据的严格性不够,存在双方合谋的漏洞。而社保缴费记录、个税缴纳记录等,就成了天然的验证手段。因为,社保、个税都涉及到公共服务机构,在单位申报时本身就经过了公共服务机构审核,具有严格性和公信力。某种意义上说,社保、个税是经公共机构管理的市民基础信用,自然成为公共政策挂钩的首选。


03 限购的三种具体执行方法,以及是否应该一刀切?

目前,大部分限购都是采取了“连续X年”的政策标准,这个“连续”看起来是非常严格的标准,在实操中有三种具体执行做法:

  • 第一种做法:绝对执行:严格“连续”,补缴无效,杜绝任何事后措施;

  • 第二种做法:宽松执行:只认记录,补缴有效,如果确实当初存在劳动关系但疏忽造成断缴可以有补缴等补救措施;

  • 第三种做法:合理执行:合理“连续”,因合理原因造成的短暂断缴(一般设定为几个月)补缴有效,不合理原因或者超出时间的不予通过资格审核;

例如,北京买房限购“连续5年社保”的政策执行做法就经历过变化:

  • 宽松执行阶段:自2011年2月17日起刚刚开始按8号文执行限购时是“宽松执行”做法,只看记录,补缴也认;

  • 严格执行阶段:自2012年12月18日起,针对之前出现的一些不法机构通过补缴突破限购等现象,北京市住房城乡建设委发布消息明确严格执行连续5年社保,补缴不予认可,采取“绝对执行”做法;

  • 合理执行阶段:在2015年左右,原“绝对执行”一刀切做法也带来了很大的误伤,一些合理原因造成的短暂断缴无法解决,一些社会矛盾;后来北京市住建委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共同商定,对合理原因造成的短暂补缴(3个月)予以了一定程度的有限放开。

从经济学角度来看,限购制度本身是有成本的,限购本身是为了打击投资投机需求而不能误伤基本性使用需求。如果限购制度过于严格,带来了误伤效应,这就是限购制度的成本。一个合理的机制设计,应该是最小成本最大限度达成目标。限购一方面要增进社会公平实现社会福利目标,另一方面也要减少误伤提升合理性。

因此,从经济学角度比较支持第三种做法——“合理执行”;对合理原因造成的短暂补缴(3个月)予以一定程度的有限放开。这一方面只是有限开放,程度有限而且要经过严格审核,投资投机的限制成本仍然很大;另一方面,这实际上使得限购制度更加合理化和人性化,值得肯定。


04 限购挂钩社保个税是否应该长期持续?

现在有一种思潮:有的人认为限购应该长期持续,而且应该坚决采取“严格执行”做法,严格管制,不留任何合理化空间;甚至再进一步,要对缴纳社保、缴纳个税等挂钩公共政策进行进一步严厉管控,以期望彻底排除投资投机需求动机。但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我们可能还是要更长远更全面地思考:

  • 经济学视角永远都要从供需双方来看,目前的限购政策是集中在需求侧的管制方式,需求抑制从市场均衡来看是短期的;要想长期彻底解决问题,必须要在供给侧推进更多的改革,才能真正解决这个问题;

  • 限购是一种管制方式,管制方式是通过强力政策来直接干预市场,有可能会造成市场价格扭曲和误伤真实需求,是要付出代价的(典型的是误伤效应),虽然短期内能抑制和调和,但从长远来看还是需要逐步过渡、复苏到市场机制+公共机制的作用;十九大提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背后蕴藏了非常重要的经济学原理,市场+公共双轮驱动很重要;

  • 公共政策的目标是管住大的放活小的,从大的角度是可以区分投资投机需求和基本性使用需求,但越往小就越难却分,一个极端例子是哪怕是一个人只买一套房也有可能既是为了自住也是为了资产保值增值;这种情况下仍要进一步严格管制强化绝对执行,不留任何合理空间,就会造成市场扭曲过度;

  • 限购挂钩的做法本身就会从一个领域蔓延到其他领域,本身是房地产调控,但由于挂钩就会延伸到社保个税领域;由此再进一步对社保个税领域的强化管控,可能就要延伸到劳动力就业市场领域;由此再进一步对劳动力就业市场领域强化管制,可能就要延伸到更加全面的经济领域……由此导致链式反应;而事实上,每个领域的经济模型有差异,每种公共政策的外部性影响是不一样的。

李稻葵教授认为限购必然是一个过渡性制度安排。他说:

  • “为什么房地产限购是一个过渡性而不是长期的制度安排?因为它有成本。成本就是它对消费性需求有误伤的可能。即,已经在某一城市工作多年、有意安家买房、但是税收或居住记录不全的人,住房需求无法满足;另外,外地搬入、打算长住的家庭,不可能马上实现拥有房产的计划,这也是误伤。地产限购控房价,其代价就在于此。”

  • “因此,从长远来看,必须不断改革,从根上解决中国房地产市场的问题。第一,必须进行全面系统的财税改革,改变地方政府的卖地财政,让土地供给更加透明合理;第二,必须建立公共性住房的融资、建设、管理机制,不仅保障基本住房需求,而且用公共性住房间接调节市场化的房地产;第三,研究借鉴德国、新加坡等国的宝贵经验,在房地产的交易、房贷、保有环节合理调节,包括合理纳税,控制投资需求。如果这三条做到了,房地产限购措施具备了退出条件,中国的房地产体制则进入了一个更高形态。房地产限购这个过渡性的制度安排的使命就已经完成,可以告别历史。”

    以上就是从经济学角度理解的限购政策了,希望能够帮助
    人力资源六大模块中从事薪酬福利模块的HR透过现象看到本质。

HRSAY文章末尾版权信息图标.png

《李稻葵:限购能够提高社会福利》 

文编:HRSAY助手

▼▼▼点击这里,有任何问题可以提问。获得名企资料包,扫码回复【0731】

微信底部23.gif

HR政策库

  • 政策速递 最快送达
  • 主动推送 无需搜索
  • 官方原文 精准搜索